首页 >> 综合新闻
綦江岩畔筑“蟠龙”
——西安公司蟠龙项目施工纪实
发布日期:2017-07-10
   七月的綦江绿荫葱葱,竹海幽幽,令人心驰神往;放眼望去,一条“巨龙”蜿蜒盘旋在一座座陡峭的山壁上,令人望而生畏。一群来自西安公司的建设者们正以他们坚忍不拔的毅力、艰苦奋斗的精神持续开拓着蟠龙抽水蓄能电站上下库的交通要道,为及早给祖国大西南的人民提供足够的电力保障无私奉献着……
  再“难”不畏难
  两年前,重庆蟠龙电站项目开工建设。从那个时候起,西安公司的建设者们就和这里“卯上了劲”。地形高差大,小曲线半径,材料运输困难,加之多降水,没电,没网、没手机信号……在大江南北建设过不少铁路、公路、桥梁的建设者们在此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  当地人常以“地无三尺平,天无三日晴”来“自嘲”这里的环境。上库与下库施工区直线距离仅有1.7公里,高差却达到500米。“从上库区到下库区开车需要三小时,还需绕行贵州。”项目经理郭东坦言,“每次周(月)例会,往返就需要一天时间,这样无形中增加了管理成本。”“每周一下午两点钟,我们都会准时出发,赶到项目部就到饭点了,返回下库区都到凌晨一两点了。”石铁臣补充道,“走山路是非常操心的,但这已经是捷径了。”
  现有道路无法满足大型机械设备和材料运输,严重影响着工期。“想要把工程干好,首要任务就是修路。”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,项目部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修路上。大型机械上不去,工人们就一锤一镐的往下砸,遇有崖壁的地方,工人就用绳子悬吊半空打炮眼……工人三班倒,工地连轴转,上、下同施工,5米,10米,50米……经过300多个日日夜夜,近30公里的道路终于修通了。“泥石流、滑坡、塌方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。”郭东介绍道。
  路的问题解决了,可最大的问题还是“路”。“山高、坡陡、弯急。整个便道平均坡度都在10%,个别地段可达20%,回头弯随处可见……道路交通算是这个项目最大的安全风险。”项目安全总监张银龙说,“为了加强道路交通安全,我们在30公里的道路外侧设置高强度波形护栏,增加防护网,尤其在坡陡急转弯的地方设置防撞墙,避车道,有效保证了车辆的行驶安全。”
  “去年185天都在下雨。这不,10天前的雨今天才刚刚停下来。”项目书记东琛苦笑道,“我们最怕的就是下雨,一旦下雨,出渣、喷浆、开挖、支护都要停工。”“为了减少降雨对工期的影响,我们优化施工方案,提出了将原有的路基施工变更为隧道施工。经与设计方多次沟通,取得了设计的认可。这样既降低了安全风险,减少了降雨对施工的影响,又避免了交叉作业的影响,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工期。”项目总工马伟补充道。
  担“重”不怕重
  “这个项目是公司首次挺进国网的一个项目,对于公司意义不凡,我们必须干好!”郭东在全员大会上再三叮嘱。“不管再苦再难,我们都要以必胜的信心,打胜这场硬仗!”东琛不时为干部职工加油鼓劲。
  项目部施工的7座隧道占到了线路总长的40.4%。曲线多,半径小,且存在扩大断面,对开挖支护及衬砌是个不小的考验。为避免因曲线矢高影响衬砌质量,项目部多次研讨,大胆提出了“6+3”(即6米和3米组合成9米台车)组合全液压衬砌钢模台车进行衬砌施工的方案,有效解决了小曲线半径施工的难题。他们还在台车中间横梁设置加宽段,满足了扩大断面衬砌需要。
  2号隧道出口位于主便道垂直方向170米的位置,仅4米宽的便道外侧又是百余米的深崖,站在此处不禁让人打寒颤。“我们把整个作业面分三层,下层机械能到达的就用机械施工,中、上层就需要‘蜘蛛人’打炮眼爆破施工,1300米迂回三层的便道整整修了8个月。”郭东介绍道。由于地质原因,前几次爆破效果并不理想,经过对地质和钻孔位置的数据分析,技术人员及时调整了爆破参数,现在基本上能够一次成型,避免了欠爆造成的二次返工。交叉作业面多,安全隐患大,爆破期间,项目部及时对爆破区域内的人员、设备清场,两端增设防护人员,严禁一切人员、车辆进入和通行,有效保证了爆破安全。
  针对隧道拱部以上锚杆钻孔角度难以保证的难题,项目部购置了专用锚杆钻机,实现了360度无死角钻孔,解决了钻孔角度的大难题。“这个‘大家伙’不仅大大提高了锚杆施工效率,而且减少了我们的工作量,最关键的是保证了我们的安全。”一位现场作业人员说。
  项目施工区位于重庆市低山丘陵水文调蓄生态功能区内。分布有国家Ⅰ、Ⅱ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4种。为此,项目部对每株珍稀植物挂牌保护,坚持定期向环境监理报告制度,对于红线范围内的珍稀植物,在环境监理的监督下移栽到指定地点,并指定专人看护,移栽的33珠红豆杉存活率100%。施工弃渣是生态区的主要污染物,项目部统一运至指定存渣场,及时做好挡护措施,并做好植被覆盖。对于施工用水的排放,项目部采用三级沉淀池过滤,取样检测合格后再排放。对于粉尘污染,项目部采取洒水降尘、湿式作业的方式,以保证施工人员的安全。有力的环保措施,得到了地方政府的高度肯定。
  信“坚”不惧艰
  在这样高难度的工程建设中,西安公司的建设者们最大的愿望,就是安全优质建成重庆蟠龙电站项目,为企业增光添彩。
  在张保宪的脑海里,这个工地的艰辛会让他终生难忘。当时,通往下库就只有一条羊肠小道,更别说车辆进出了。“刚一到这儿,心凉了半截。可想想,我是一名老党员,谁走我都不能走!”那段时间,张保宪每天早晨7点钟背着干粮、矿泉水,和技术人员沿途查看路况和地形,进一趟山就是3个小时。“山里手机没信号,只能靠对讲机,这都不算啥,材料进场是件头疼的事。人扛、马拉……能用的办法都用到了。”山里三天两头就会下雨,长时间潮湿的气候,让张保宪患上了风湿,严重的时候走起路来都吃力。“孩子成家立业了,现在老伴儿又在身边,我很满足也很知足。”他面带微笑地说道。
  每天早上六点半,测量主管冯琳林就和他的队友抗着仪器箱,背上“百宝囊”,开始了一天的测量工作。由于施工现场点多线长,他们要乘车颠簸一个小时后,再徒步爬山两个小时,才能到达测量点。“这里的山路根本没有人走,草长的比人还高一头。”说起5号隧道测量时的情形,冯琳林仍心有余悸。5号隧道开工在即,他面对的最大困难就是要在垂直70°,高差30米的山坡上确定洞口的位置。为了不耽误工期,冯琳林就和工友们一起用镰刀、斧子开路,扛着笨重的仪器半走半爬地向前行。眼看着测量点就到了,却发现前面是个断崖。进退两难的情况下,他们只得寻求当地老乡的帮助。蚊虫叮咬、胳膊划伤是常有的事,酷热的夏季,汗水顺着脸颊流个不停,衣服湿得能拧出水……回到项目部经常是晚上七八点钟,冯琳林顾不上洗漱,及时将数据汇总分析,为的是工程施工早一点提供第一手依据。
  “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便成了路。”西安公司的建设者们正沿着古时采药者开辟出的茶马古道攀岩前行,不断开拓着属于这个时代的崭新道路……听,“百日大干促生产”劳动竞赛的号子已经响起,他们正撸起袖子全力以赴继续着最后的马拉松……
版权所有:中铁七局集团有限公司 www.crsg.cn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航海东路1225号 邮政编码:450016 技术支持:锦华科技